贵州新闻战线“好记者讲好故事”巡讲团队员风采 - 在路上 - 贵州省新闻工作者协会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贵州新闻战线“好记者讲好故事”巡讲团队员风采

来源:2015-11-25 11:21:11 点击:4382次
支持键翻阅图片
|列表查看
1/12

童年同行

我是贵阳新闻综合广播的少儿节目的主持人,从一开始创办栏目《红帆船》进入到现在已经20年正,除了我自己懵懂的童年以外,庆幸的又和童年同行这么久,并且会一直幸运的向前走。

刚刚开始做节目时,干劲十足,周末做了小记者培训班,可以说是大孩子带着小孩子,那时是九十年代中期,家长很放心,我们去采访体操队、杂技团的同龄人,去农场掰玉米,写稿子很快乐。

有一天,和着孩子们坐电梯到我办公室,孩子们很兴奋叽叽喳喳的,来了一个成年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对着我们一通狂吼“不要乱搞,哪家的娃娃?手痒!哪个喊你们来的?”。

没错,是对着我们。因为我的个子小,在孩子堆里显不出是成人,这位成年人以为是一堆孩子在捣乱,就大吼。当时我脸挂不住了,我领着孩子来工作,居然被吼,而且孩子们并没有捣乱,只是兴奋的按键。

“我带着他们,没有捣乱”我回了一句,眼泪汪汪的。

 如果我高高的一看就是大人,他还会这样吼吗?

一次,孩子们来上节目,一个男孩对那时候的录音的开盘带,感兴趣,用手拨弄了同事录好的新闻录音带,我忙着弄直播准备,没留神招呼到他,就听一个吼声“你他妈在干什么?出去!”被吼的孩子臊着脸,眼泪汪汪的。

这样的事情碰到很多很多。我明白孩子需要教育,可是心里还是很愤怒,“为什么,成年人不会跟孩子好好说话呢?”。

其实那时候是九十年代中期,孩子们都是独生子女,在家里都是很溺爱的,可是我们有没有真正的尊重孩子呢?

有一年的六一儿童节我做了一个公益广告,向成年人要孩子们本来就应该拥有的尊重,尊重他们的顾头不顾尾,尊重他们的好奇,尊重他们学习上的困难,尊重他们的无知,只需要耐耐心心的听他们说,好好的他们讲,孩子们会成长的。

大约在2000年左右,我有一期节目,刚刚开学邀请孩子们来做小水手,我是船长,我们讨论了一个话题,如果你是校长,怎么来安排课表,如果你是老师会怎么上课?孩子们中规中距的把现有的课说了一遍,有的把喜欢的课多安排了几节,比如音乐、体育。

后来我大胆的说,来我们数学课在班上做个跳蚤市场,大家来卖东西怎样?一个小男孩,马上说,“不行不行校长不会准的”。“对!”其他孩子也应和着。我的心咯噔一下,我们的孩子好乖啊,修剪得好整齐啊。我们常常在节目中,做开放的讨论,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们,没有正确答案,你的独一无二的那颗大脑思考后说出来的就是最好的。

2011年,还是一期节目,邀请了一年级的小朋友来,聊我们的同学,一个小男孩说,

“我们班有个同学,下课就玩,一上课就举手上厕所,每次都这样,最烦了。有一次他这样,老师没让他去,罚他站,他就尿裤子了,好臭”。

我听了心一紧,问“你们觉得老师做得对不对?”

“对,让他有教训,下次就不会了”

 我的心更紧了,给他们慢慢说,“每个人不一样,有的尿尿多,有的尿尿少,尿尿来了就要及时上厕所,这样才能保护好我们的身体。

这个贪玩的同学,下课你们可以提醒他去上厕所。不让小朋友上厕所,让他尿到裤子上,他会很难为情的,对身体也有伤害。“

节目要结束的时候,我又叮嘱了一遍,尿尿来了及时上厕所是每个小朋友的权利。

其实做完这期节目我心里挺难过的,不只是难过尿裤子的孩子受的伤害,更难过的是班里所有的孩子都以为这样惩罚是对的。他们以后可能也会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别人。

二十年和童年同行,深深的感到要让整个社会尊重孩子,任务好重,我也从一个带孩子们玩的大姐姐,成为了自己孩子都12岁的妈妈。在二十年里,我碰到了好多同行人,有图书馆少儿部的工作人员,身体力行做多元教育的老师们,最开心的是遇到了好多爸爸妈妈,他们大多是80后,有的听我节目长大的。他们陪孩子看绘本,参加我们组织的公益活动比如图书音乐节,比如到山区学校给孩子们送文具图书,分享阅读。他们尽力保护自己的孩子玩的权利,并且教他们保护好自己。

如果现在和孩子们讨论在学校里做跳蚤市场,孩子马上们会盘算自己的小小生意,而不会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准。我们的学校也在慢慢的进步。

但是,真的不够,一位校长告诉我们说,教育不像工厂,而是农民,我们要有漫长的过程,小心呵护,错了是不可以重来、人是不能够召回的。

 我将尽自己微薄的力量在广播少儿节目这个哨口上,和更多的朋友一起,与童年同行,做好麦田的守望者。

  • 贵阳广播电视台  陈蓓

    贵阳广播电视台 陈蓓

请给图片新闻打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