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项学习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三项学习教育 > 正文

【行进中国·记者春节观察】过年七日

信息来源:新华网浏览量:2475更新时间:2015-02-26 11:14:59

编者按:每一年,我们都在春节7天里完成辞旧和迎新。

辞旧,辞掉的是过时的习俗。“反腐倡廉”、“去除四风”,让这个春节少了铺张浪费、乌烟瘴气,还原出新春该有的清新明朗。迎新,迎来的是生活的新风尚。适应经济新常态,人们乐于回乡发展;移动互联网络,让亲友之间用电子红包相互拜年。在辞旧与迎新之间,“过年”回归它的本质。当人们告别应酬,告别打工,“过年”是回归家庭,找回自己与世界最初始、最亲密的联系。当人们坚守岗位,坚守责任,“过年”是回归自我,坚守个人对社会最宝贵的价值。

2015年的春节,请跟随记者的脚步去看看各地人们如果度过春节这7天……

【除夕】

乡里乡亲总关情——细数四川“人口第一大县”的过年“情事”

新华社成都2月19日电(记者吴光于、陈地)新年来临,如蜜的阳光催开了川西坝子连片的油菜花。漫步在四川“人口第一大县”仁寿农村,一个个因团聚而热闹起来的院落里,乡亲们浓浓的情谊比温暖的阳光更加明艳动人。

留守兄妹:等待的日子更懂亲情珍贵

大年三十上午10点,决心村14岁汪峻拉着8岁妹妹的小手,眼巴巴盯着进村小路看了好久。虽然明知道父母下午才能到家,但他仍不想错过父母回来的第一眼。

在汪峻和妹妹生活里,从小就缺少父母的“身影”。

父母分别在成都的一个建筑工地和腌卤店里打工。大年三十生意好,母亲要一直忙到中午才能收工,为此,爷爷奶奶不得不将原定在中午的团圆饭推迟到夜晚。

对于汪治勇夫妇来说,将两个年幼的孩子放在老家实属无奈,4分薄田难以支撑起一家人的生活,城市里忙碌的节奏令他们分身乏术。

虽然同在成都,但昂贵的生活成本让他们不得不分居在工棚和腌卤店的职工宿舍里。只有每当暑假来临,他们才会租上一间狭窄的小屋,用布帘隔成两半,供一家人团聚。这也是汪峻兄妹俩最幸福的时光。

更多的时候,年少的汪峻充当着家长的角色,每天他会走上两公里路送妹妹上学,风雨无阻。

“偶尔给他们几块零花钱,放在兜里都装皱了也不愿意花。他们都知道大人挣钱不易。”说起懂事的孩子,62岁的奶奶很欣慰。

近年来,决心村里留守儿童越来越少,许多外出务工父母都会把孩子带在身边。

汪峻偷偷地告诉记者,有时因为羡慕同学都有父母陪伴,自己也哭过。不过作为一个男子汉,他得照顾好妹妹,做好榜样。

“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我更加坚强,等的时间越长越懂得爱的珍贵。”小小年纪的他忽然说出了一句很成熟的话。

热恋情侣:被家人祝福的爱情才美满

今年春节,对于20岁的汪旭宏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这是她第一次带着男朋友回老家见亲戚。

刚刚过去的情人节里,她接受了男友求婚。她给记者展示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羞涩中难掩幸福的笑容。

一年前,通过朋友介绍,在成都工作的小汪认识了来自自贡的梁健。小伙子的真诚、踏实很快赢得了女孩的芳心。虽然都在成都举目无亲,两人靠双手一起打拼,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去年在成都买了房。

小汪说,比起父辈,如今年轻人的爱情观更自由。“老家有城市里缺少的人情味,成都有仁寿比不上的繁华。但是,只要日子过得好,在哪里生活并不重要。”她说。

采访时,梁健正忙着在厨房帮汪妈妈打下手。一条大草鱼,三下五除二地被他拾掇得干干净净。

小汪说,对待感情,最重要的是真诚和付出。“家是我们每个人的根,只有被家人祝福的感情才能走得美满、长久。”

工头大哥:宁亏自己也不能亏兄弟

“给兄弟们发完工钱,自己也能安心过个年了!”49岁的王刚一边贴春联一边对记者说。

大年二十九晚上,王刚在自家院子里给10个一起外出务工的兄弟结清了今年工程上最后一笔工钱,共计15万元。

作为决心村最早外出务工的前辈,王刚带着十多个同乡奔波在成都各个工地。他也是大家最信任的人。

“工钱的结算很复杂,中间涉及环节很多,往往不能一次性结清。大伙能跟着我出来干活,为的就是一个信任,我不能辜负了这份情谊。”他说。

今年春节前,他从项目上领到98万元工资。为让大家安心过年,他结清了每个人的工资,唯独自己该领的5万多元得等到5月。

“当个带头的,就得有担当。宁可让自己吃点亏,也不能让兄弟们受委屈,这样才对得起大家叫我一声‘哥’。”他说。

厨房里,炉火正旺,酒菜准备上桌。王刚说,忙碌了一年,要趁这段时间约上好友来家做客,一起过个热闹年。

【正月初一】

抢红包也是醉了

新华社南宁2月20日电(记者张莺)羊年春节,一大波红包袭来!除夕夜,初一晨,不少人端着手机猛戳,为抢到手的块儿八毛高兴得不亦乐乎。同学群,同事群,家人群,红包“接龙”正酣畅持续。

微信抢红包,移动支付、游戏氛围和年俗结合之外,最终抢的是浓浓情谊。在记者的高中同学微信群,80多个群员分散在祖国各地。从羊年春节除夕开始,微信群里的红包“根本停不下来”,似乎一下子把人拉回了十几年前的高中时代。按“最佳手气”发、按学号发、找班干部发……抢红包大战,让每个人的学号、秉性在“太快了”“抢不到”“快发呀”的呼喊中渐渐流露,连平时一贯潜水的同学也冒泡,或抢或发。一个红包虽不大,十块二十块,一发一抢之间很自然地联系起了话语与心情,似乎同窗再现。

科技改变生活。远隔千山万水,若不能见面把酒欢聚,群抢红包闹闹聊聊也维系了感情。春节,抢到这份情谊的回归,很多人也是醉了。

对于群中那些手快的“最佳手气奖”得主,除了要自觉发一个,难免也会受到他人玩笑式的“开外挂”指责。若被证实,想必除了“外挂者”被围攻,还会熄灭很多人的参与积极性。

当然,春节也是忙碌的,年轻人在享受红包娱乐的同时,也要放下手机,与父母家人一起做点事,聊聊天。春节的短暂相遇,需要留下更多融合之美,而非红包之累。

时代在迅速改变,很多“80后”“90后”乃至“00后”的手机红包癖并不会因别人的抱怨而降温。这是进入自觉奋斗模式的一个群体,等春节假期过后,新一年大幕开启,红包自然隐匿,他们继续打拼,为下一个春节能“回得安心”“发得潇洒”而战。抢红包玩“嗨”了,抢到多少钱其实并不重要,收获什么情才是根本。

去泰国过年太不冏

新华社曼谷2月22日电(记者李颖)中国游客在外国机场入境时受到当地官员和舞狮表演的迎候——这样的优待全世界都罕见,却正是中国游客在泰国享受到的独特礼遇。

大年初一,曼谷苏旺纳普机场张灯结彩,电子屏幕上亮出了欢迎中国游客的吉祥话,泰国旅游局高官、泰国移民局、泰中旅游联合委员会和泰国航空公司的多名高层代表齐聚在此,专门迎候来自中国的500名中国游客。

根据相关数据,预计从2月18日到24日,飞往泰国四个国际机场——曼谷、普吉、清迈、甲米府——的航班将达到890班次,其中运送的中国游客达到30万人。与去年赴泰包机不足250架相比,今年包机数量增长了近两倍。

泰国旅游局负责东亚地区的官员诗莉苏达表示,中国游客在泰国的消费平均为每趟2.2万泰铢(约合4228元人民币)。一些机场春节期间为中国游客开辟了特别通道,以方便其办理落地签。

泰国旅游局预计,今年春节将有53万中国游客来到泰国,将创造230亿泰铢(约合44亿元人民币)的收益。面对如此庞大的消费群体,泰国有关方面自然精心待客。除按惯例在唐人街开展春节庆典之外,今年春节活动在泰国各地全面铺开。

从2月4日起一直到月底,数十场欢乐春节活动将在泰国10多个府展开,覆盖从北部拥有悠久历史的大城府到南部的普吉海岛,从东北高原上的大府呵叻到中部繁荣叻丕府的广大地区。除传统的舞龙、舞狮、燃放烟花等活动,还有华人小姐大赛、歌舞多媒体秀等等异彩纷呈的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泰国春节活动不简单地以春节元素为噱头,而是力求深入介绍中国文化,以此吸引国内外游客。比如,旅游部门在呵叻府孔敬府花园建起了“孔子六艺城”,为游客详细介绍孔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碧武里府在当地万神庙举办中国城先生、中国城小姐大赛,向游客介绍这里供奉的22尊中国神话传说里的神。

曼谷则成为北京地坛文化庙会走出国门的首站。2月10日到16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曼谷中国文化中心和泰中文化交流促进委员会等联合主办了以“欢乐春节”为主题的“北京地坛文化庙会全球行·曼谷之旅”,让各国游客和泰国民众品尝到吴裕泰、便宜坊等多家北京老字号美食;领略到吹糖、糖画、空竹、泥人等多种民间手工艺;并能观赏到杂技、京剧等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表演。

泰国旅游局局长查瓦猜说,华人的春节已经融入了泰国,成为泰国特色文化的一部分,成为泰国节日的一部分。泰国今年启动了“2015发现泰国之旅”,大力推广自然景观和文化景观,希望国内外旅客都能在春节这个盛大的节日里,感受到泰国文化的丰富多彩。

有行业人士感叹,如今春节已成为泰国旅游业的摇钱树。

【正月初二】

儿科医生:为生命守岁

新华社长春2月20日电(记者李双溪、赵丹丹)大年初二,在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儿科诊室,一清早就有几十名家长和孩子排在诊室门口等候。孩子的啼哭声、吵闹声不绝于耳。儿科副主任孙丽平总是耐心地给孩子诊断。春节期间,消化系统疾病高发,面对焦躁不安的家长和上吐下泻的病患,孙丽平忙得不可开交。

孙丽平表示,由于过年期间无规律的生活和暴饮暴食,会让不少孩子患上消化系统疾病。往年春节期间接诊最多的时候,每天会有上百例。

今年春节期间,她的值班排在年三十和初二,按照惯例要值两天两夜,其他时间手机还要24小时开机。即使不是值班日,遇到突发事件和紧急情况,一通电话也会把她拉回到值班室。从1996年参加工作至今,将近20年的从医生涯,几乎每年都是如此,从没有休息过一个完整的春节。

当很多人与家人围坐一桌边看春晚边吃饺子的时候,孙丽平一般都是在值班室度过的,在这里根本没有时间看春晚。“春晚都是第二天看录播,很多春晚新词都是之后才听说的。”孙丽平说。

有一年除夕11点半,一个孩子送来时已高烧39摄氏度,因为肺炎而呼吸困难,存在一定的生命危险。孙丽平对其立即进行急救——吸氧打退烧针,但心率依然很快,孙丽平又使用了治肺炎的药物,并一直陪在床前观察病情。当孩子脱离危险的时候,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

近些年,随着医患矛盾升温,儿科医生的压力加大,一些家长情绪焦躁,常常会出现过激行为。面对这些,孙丽平只能默默忍受,往往初一被骂了一顿,十五复查的时候,还得笑脸相迎。很多儿科医生迫于压力离开了这一岗位,但孙丽平还是坚持下来。

“我也是一个母亲,平时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如果我转岗了,也许会轻松一些,但那些生病的孩子怎么办?”孙丽平说完,又在检查下一个“小病号”。

【正月初三】

邮件处理中心:用我的坚守,为你传递思念

新华社哈尔滨2月22日电(记者马晓成)如果不是看到办公楼里简单的节日装饰,很难看出这里和平时有什么区别,邮政车进进出出,装着邮袋的小平车来来往往,堆积在库房里的包裹像小山一样,大年初三的中国邮政哈尔滨邮区中心局,看起来甚至比平时还要繁忙。

“你要是在凌晨三点钟来,整个院子里都是邮袋。”据哈尔滨邮区中心局副局长孙晓鹏介绍,由于大多数快递物流企业在春节期间都进入了“休眠状态”,许多原本由快递企业运输的包裹都被分流到了邮政方面,这让他们的春节比平时还要忙碌。

在地下库房任接交员的石永贵还有几个月就要退休了,但是今年春节,他依然坚守在岗位上。石师傅要做的就是把从邮政车上卸下来的邮袋挂到离地一米多高的传送机上。据了解,一个邮袋满载重量是74斤,而这样的邮包,石师傅一小时就要挂上近百个。

传送机把邮袋送到分拣中心,通过自动化设施,包裹被机器自动分拣到相应的格子里,这时候,一串报数声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157,181,006……”分拣员张清拿起包裹,看看地址便直接说出了要投入的分拣栏编号。原来,由于邮件条码不清楚、地址不准确等原因,很大一部分包裹是不能通过机器分拣的,这时候就需要进行人工分拣。

“差不多分拣了将近1000件吧。”这是分拣员张清一小时的工作量。只要张清看一下包裹上的地址,她就能瞬间说出包裹该去的分拣栏编码,而在这个处理中心,一共有432个分拣栏。

“春节也不能休息,这种活总得有人干吧。”张清说。刚把手里的三十来个包裹分走,传送带就给她送来了下一波包裹。

如果用繁忙来形容处理中心的工作,那么形容接站员的工作就要用紧张这个词。

许多包裹要通过旅客列车附挂的邮政车厢运输。铁路部门为了保障旅客安全,不允许邮政在旅客乘降时进行装卸作业,这样留给接站员的工作时间往往只有几分钟,要完成的工作量却不少。

“就拿4137次列车为例吧,每次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10分钟左右,却要装1吨左右的包裹,在站台上不能用传送带,只能靠手推肩扛,这两天包裹的量更大,干活就像冲刺一样。”接站员翟会明说。

据了解,为了应对节日高峰,春节期间处理中心不但没放假,许多后勤、行政人员也被补充到了邮件处理一线,300多邮政人员坚守在岗位上。在春节期间,24小时运转的哈尔滨邮区中心局平均每日处理各种包裹4.8万件,信件20余万件。

“还有那么多人要寄礼物送祝福呢,要是邮政停了,老百姓咋办?”孙晓鹏说。

【正月初四】

子夜时分的高铁卫士

新华社济南2月23日电(记者魏圣曜)“叮当……叮当……”在京沪高铁徐州东站到曲阜东站,有个专门负责桥隧保养的工区,虽然工长名字叫“新亮”,但四年多来梅新亮基本没见过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他和工友们的“生物钟”永远是夜间22时出发,沿着铁轨一路敲打着前进,直到凌晨5时30分收工后才能休息。

22日大年初四22时,梅新亮又开始了熟悉的子夜工作。他边走边说,线上检查每天夜间有4小时“天窗点”(即为铁路维修养护或施工预留的空闲时间),按照检查计划平均每天徒步检查6公里,需要检查6000多个屏障螺栓,查看连接螺栓有无锈蚀、松动、缺少。

“一个个全部敲击检查,无法完成如此大的工作量,这就需要常年积累的经验和技巧。”梅新亮说,除了敲击,大家还可以通过照明发现螺栓流锈是否有新痕,如果有一般可以判定为螺栓松动,需要用扭矩扳手紧固到规定扭矩值。

梅新亮说,另一个重头工作是检查屏障,主要检查声屏障主体是否完好、牢固,一个夜间需要检查一万多块单元板,包括单元板有无裂痕、错位、变形、损坏,声屏障单元板与单元板之间、声屏障与H形立柱之间有无松动、上移。

“处理错位的单元板,正常作业需要配备专业屏障升降机两台,作业人员6人,同时要配置专门照明设备和辅助工具。”梅新亮说,为了提高效率、简化作业,他们采用小撬棍将一端翘起,同时插入扭力扳手手柄,之后利用小撬棍翘起另一端,此时扳手手柄可以减少摩擦、利于滚动。“这充分利用杠杆原理拨正单元板位置,操作方便、省时、省力。”他说,这都是在点滴工作中悟出来的。

再就是426米长的龙山明洞。梅新亮介绍说,隧道检查最重要的就是拱脚、拱腰和拱顶是否会出现裂纹,尤其是拱腰最容易出现问题;按照技术标准,裂纹达到0.2毫米就要进行处理。

“0.2毫米就如同头发丝一般,要是把一根头发丝放在白纸上,一般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但要在一个直径达十几米的隧道中找出,而且是仅凭夜幕中手电的光柱,绝不是眼神好就能办到的。”梅新亮说,责任心、技术能力更为关键。

据济南铁路局统计,从2010年10月进入高铁桥隧保养工区以来,梅新亮已经在子夜时分沿京沪高铁“行走”了2趟还多。“我在黑夜中走过管辖的每一个角落、记牢了每项技术数据,但记忆和技能再好,都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点,这样才不会给高铁安全运行留隐患。”梅新亮说。

【正月初五】

快递小哥崔志成的“别样春节”

新华社广州2月24日电(记者扶庆、孙飞)一个人顶十几个人的班,拉着四轮小拖板车,背着统一配备的快递背包,穿梭在住宅小区、写字楼和大型商场之间……广州顺丰速运派送员崔志成的春节假期就是这样度过的。

春节期间,快递业务的需求量虽然不大,但一些快递公司仍然安排员工坚守在岗位上,争取为客户提供与平时一样的优质服务。

大年初五,记者骑着自行车,跟着崔志成体验“快递春节”。下午2时,突如其来的滂沱大雨,把在路上的我们浇成“落汤鸡”。

即使只是比预定时间晚了几分钟收派件,有时候也会引来客户的埋怨。“天有不测风云嘛!通常我都会耐心解释,让客户把怨气倒完。”

随着年龄的增长,80后的城市外来工不再像早年间频繁“跳槽”,一个不顺心就“用脚投票”。他们慢慢抛弃了当初的浮躁和不切实际的幻想,开始沉下心在一个有发展前景的行业里踏踏实实地工作,为自己的未来一点一滴地积蓄能量。

1989年出生的崔志成已经在广州打拼了10年。流水线工人、建筑工人、游泳馆救生员……小崔尝试了多个职业,最终在快递行业稳定了下来。小崔说,顺丰的晋升渠道很通畅,快递员打交道的范围相对较广,感觉对未来还蛮有帮助的。“这份工作是目前自己坚持时间最长的。”

在小崔的“老地盘”万菱汇广场,不少老熟人见到小崔都热情地打招呼。某女装品牌工作人员向小姐告诉记者,她和小崔认识已经一年多了,“感觉小崔还比较靠谱,有一次下班了还过来收件,平常和我们关系都挺好。”

和一些客户交上了朋友,让小崔感觉到这份工作额外的价值,这也是他最看重的。“保不齐哪天就被一个老板看上?”小崔憨厚地笑道,“不过,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

来广州的时间越长,小崔越觉得自己“回不去了”。在河南驻马店农村长大的小崔说,老家机会少,人们的观念相对落后,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似乎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

小崔已经连续两年春节没有回老家,母亲之前帮忙安排的相亲让他感到心烦甚至恐惧,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够4场,方圆十公里的适龄单身女孩几乎都是自己的相亲对象。小崔父母对他的希望是:尽快结婚,孩子留老家,再出来打拼,这样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我能理解父母,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还是希望能够找一个谈得来的女朋友,理解我、支持我,而不是仅仅为我生个孩子。”小崔说,“新的一年里,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一个同样在广州打拼的女朋友。”这样,才能既能遂自己的心意,也能了父母的心愿。

尽管只有高中毕业,小崔还是乐观地认为,只要肯干,未来还是能够有无限的可能性,最重要的,就是脚踏实地。

【正月初六】

坚守·惜别·寻梦——春节假期最后一天

新华社南宁2月24日电(记者程群 管浩)2月24日,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这一天,人们做着不同的事,有着各自的责任和心情。

坚守——“让老百姓有个愉快的春节假期”

24日8时30分,南宁市公安局凤岭派出所民警何伯帅开始了春节假期最后一天的值班工作,他将和23位同事一起完成接下来的24小时接处警及社区巡逻任务。

9时20分,社区居民拨打110报警电话称电单车被盗。何伯帅接到电话后,很快赶到现场,详细询问了相关情况,完成警情登记,并开始走访周边社区了解相关情况。

“大家都是这样的工作状态,为的是让老百姓有个愉快的春节假期。”凤岭派出所所长宁健说,春节期间,民警分4个巡逻组在不同地点进行24小时巡逻,同时还有民警负责接处警值班。

民警杨振华说,春节期间,接到最多的报警电话是有关烟花爆竹噪音扰民的,每次接到报警电话,他们都会及时赶到现场进行调处。

“派出所处理的事情很多看起来是琐事,但都是老百姓最迫切需要及时解决的事情。”宁健说。

惜别——“今天的离别是为了明天的相聚”

在南宁火车东站,回老家过年的人们纷纷踏上归程。尽管不舍,但为了生活,为了梦想,他们在依依不舍中告别亲人。

王新存是广西灵山县人,每年在家过完春节,要回广州的工厂务工。王新存购买的是24日D3609列车的车票,他说:“以前回广州要10多个小时,每次都要提早一天坐车。如今开通了南宁至广州的高铁,不到4个小时就能到达,方便多了。”

王新存的妻子韦英说:“一大早就坐大巴陪他来火车站,说实话,真舍不得。”

韦英和王新存之前在广州同一家工厂上班,也是在那里相识并走到一起。韦英说:“以前每年都是和他一块回广州,今天因为小孩刚出生,只能留在家里照看孩子。”

韦英在一旁把打包好的梅干菜、豆腐乳等家乡特产捆得更结实。“他在外面经常说饭菜不合胃口,这些小菜他平时最爱吃了。”韦英说。

王新存抹了抹妻子脸上的泪花,笑着说:“我今年一定多赚些钱,让你和娃过上好日子。有句话不是说得好么,‘今天的离别是为了明天的相聚’。”

寻梦——“努力拼搏去追求,梦想其实并不远”

家住广西南宁市的“85后”小伙卢义说他度过了一个充实的2014年。卢义说:“去年和女朋友领了结婚证,年底还换了一份工作。”

春节假期里,卢义带着新婚妻子回到妻子在湖南的老家,虽然春节很热闹,但他心里始终想着自己2015年的“寻梦之旅”。

“新的一年,我的梦想是攒够房子的首付款。”卢义说,他上一份工作是一家制药厂的质检员;去年12月,他“跳槽”到一家企业,担任产品经理。

24日,卢义小两口乘火车回到南宁。“我会好好努力,尽快适应新的工作岗位。”卢义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希望能在单位考核排在前3名,如果能排第一名最好了。”

“我更看重的是这份工作对我能力的提升,有利于未来的进一步发展。努力拼搏去追求梦想,发现其实梦想并不远。”卢义说。 (中国记协网综合)



本文地址:http://gzsjx.gzrbs.com.cn/detail.php?cid=13&id=1160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