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项学习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三项学习教育 > 正文

红旗文稿: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谈的是什么?

信息来源:红旗文稿浏览量:2342更新时间:2014-01-27 16:41:51

    初闻要集体组织学习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有点疑惑。我们在学校不都已经听过课、考过试么?学新闻、学电视的人,哪个不是从这条河里趟过去才上了岸的?如今工作十几年了,反要重学一遍,所为何来?但回过头再想想,对于这条河的样子,自己真的还记得么?不得不承认,模糊了。除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这八个字,剩下的几乎一片空白。像个徒步者,擎着个巨大的水囊上路,以为万无一失,可天干气燥、路途迢迢,倏忽发觉水囊已经空了。那么,重新找到这条河,装满我们的水囊,就显得十分必要。

    听课之前,是做了预习的。对于这条河,问了三个问题: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是怎么来的?它的核心要义是什么?为什么在100多年之后,这个理论仍然对媒体发挥作用?

    一

    纵观近现代史,几乎所有政治家的革命活动都是从新闻活动开始的。在政治活动中,始终伴随着有声有色的新闻或宣传活动。因此新闻不但是个专业层面的名词,更是一个政治层面的名词。

    对于如今我们定义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这个名词,马克思本人未必知道,他老人家在做新闻的时候,绝不是先建立了一个“观”,然后因循为之,所以,它不是一个固若金汤的、一成不变的概念,它是一个过程。它是马克思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对新闻现象和新闻传播活动的总的看法,是新闻的本质、本源、传播规律。

    1840年,马克思在柏林大学学哲学时,开始涉及社会政治,当时他希望能办一份杂志,但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放弃。后来,他开始给《德意志年鉴》杂志写文章,逐渐引起注意,1842年初,他写下的第一篇政论文章《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主要阐述了出版自由的思想,集中抨击了普鲁士的封建制度及其文化专制主义。同年他写的另一篇《第六届莱茵省议会的辩论(第一篇论文)》中,马克思再次表达了对出版和出版自由的看法,并提出“自由出版物人民性”的观点,他认为,自由出版物表现了一定的人民精神,“是把个人同国家和整个世界联系起来的有声的纽带”,是“人民用来观察自己的一面镜子,它可以教育人民变得聪明起来”。自由出版物的人民性正是历史所赋予它的独特性质。马克思也是从写这些政论文章开始,对国家和社会的未来有了更多更深入的思考,开始了自己的政治活动。接着他又给《莱茵报》写稿,很快从众多的投稿者中脱颖而出,成了该报的主编。当上主编后,《莱茵报》的订户量不断上升,从885户一直增加到1870户。在马克思的主办之下,这张报纸有了鲜明的革命倾向,关注劳苦大众的利益,为贫苦群众大声疾呼。与此同时,恩格斯也因向《莱茵报》投稿而与马克思结识,后来两人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共同办报、编杂志、写书,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他们共同创办、主编、编辑的报刊有十多家,指导过的各地工人报纸有几十家,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是我们的先驱在丰富的报刊实践中所总结出的对一般新闻规律的认识,这些实践活动确定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基本原理。在这个基础上,以列宁为代表的苏联共产党人,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不断继承、发扬、充实、完善、创新,在新的实践中不断丰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内涵,所以它是一个发展中的、与时俱进的理论体系。

    1842年12月,普鲁士查禁《莱锡比总汇报》,马克思针对这件事写了七篇文章,抗议专制政府对进步报纸的迫害,其中也鲜明提出了“人民报刊”的思想,他说:“报刊生活在人民当中,它真诚地同情人民的一切希望与忧虑、热爱与憎恨、欢乐与痛苦”,他强调,报刊必须保持同人民群众的密切联系。他还提出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为了真实地反映人民的思想与愿望,取得人民的信赖,每种报刊都该形成不同的特点和侧重不同的内容。也可以说,“人民报刊思想”是青年马克思时期,马克思主义新闻观逐渐形成的一个基本起点,从那时候开始,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中重要的内容“无产阶级新闻事业对人民负责”亦即“人民性原则”就已初步形成,之后的新闻活动都是沿着这个起点继续深入。同时,他也提出了探讨真理最好的方式是“用事物本身的语言来说话,来表达事物的本质特征”。在他的一生中,多次强调报纸要坚持“陈述事实”,因为报刊的本质总是真实的纯洁的。其实这已经指明了要求新闻媒体坚持对事实负责的“真实性”原则。列宁后来也说过:“我们的报纸,是我们党的一面镜子,它应该永远是清洁的、正确的、什么也不应歪曲”。真实性是新闻的生命。

    1849年,在创办《新莱茵报·政治经济》的招股启事上,马克思明确说:“报纸最大的好处,就是它每日都能干预运动,能够成为运动的喉舌,能够反映出当前的整个局势,能够使人民和人民的日刊发生不断的、生动活泼的联系。”这时,可以看出,马克思已经意识到新闻媒体的“喉舌”作用。而新闻的“喉舌作用”是建立在对新闻阶级性的认识上、建立在对党性原则高度坚持的基础上的。他始终认为,在阶级社会中,新闻媒体在传播新闻的过程中,总要做某个阶层、阶级、党派、集团的喉舌。资产阶级有自己的喉舌,无产阶级也是一样。法国总统蓬皮杜就说过:不管人们承认与否,法国广播电视局就是法国的喉舌。而无产阶级的喉舌,是代表更广大的劳苦大众利益的,是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因此,作为无产阶级的喉舌,为群众说话,这是一份被更多人赋予的荣誉与责任。1849年2月,马克思在《新莱茵报审判案》中说:“报刊按其使命来说,是社会的捍卫者,是针对当权者的孜孜不倦的揭露者,是无处不在的耳目,是热情维护自己自由的人民精神的千呼万唤的喉舌。”

    翻看这些史料,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形成脉络在逐渐清晰的过程中,它所指向的目标也逐渐明确。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实质正是:新闻宣传必须与党保持高度一致,这是党性原则;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是人民性原则;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这是真实性原则。

    二

    如今,我们所处的时代已经与100多年前的马恩时代大不相同。今天,我们已进入一个更开放的时代,每天被爆炸的信息环绕,除报纸、杂志、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体外,还有网络、手机、微博、微信、客户端等新媒体。在传统媒体渐渐式微的时代,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会被淡化么?答案应该是否定的。那么,我们为什么需要它的存在?

    1.对党性原则和人民性原则的理解。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这个“观”的意义是立场。你站在什么立场上?你的方向是什么?取舍的标准是什么?为什么做这条新闻?从哪个角度做?如何取舍素材?如何访问?这个过程的终点,所使用的传播手段可能不同,受众不同,但是,别忘了,被传播的内容的创作过程是与一百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在阁楼里创作时的过程完全一样的。而这些,正是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要义。

    无论哪家媒体,最终的服务对象都是受众,观众、听众、读者、网民是什么人?是人民,人民的一部分。如果某一种新闻媒体的声音偏颇了,必是它对于人民利益的把握出了偏差,必是它对于人民感受的判断出了差错,而作为代表最广大无产阶级利益的中国共产党的新闻媒体,是容不得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有半步差池的。每一位编辑、记者、主持人都必须坚持党对新闻工作的领导,这直接关系到党的事业的生死存亡。

    也许有人会问:党性原则和人民性原则,如果发生冲突,哪个更重要?我觉得这个问题恰如问“水与乳交融,哪个吞噬了哪个?”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中,党性原则与人民性原则是高度统一的,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一点,正是这个党存在的根基。党领导的新闻机构工作,正是党全部工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为人民服务的内容之一。马克思之所以提出“政治家办报”这样的坚持党性原则的思想,就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坚定正确的导向,不走歪路、错路,不让人民白白受苦。而党在领导中,一直倡导坚持走群众路线,无论是“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新闻宣传工作原则,还是“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都是从人民的需求出发,为生民立命,唱道义之歌,都是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在当代中国的最新实践。

    2.对新闻真实性原则和人民性原则的理解。

    作为站在新闻工作最前线的人,职责本身要求我们找到“带露珠的新闻”、“冒热气的新闻”,我们的工作内容就是接近事实,从实地采访中全面、准确地掌握第一手素材,梳理清楚,传递出去。尽管靠近新闻事实的这个过程是一个无穷尽的过程,但至少我们在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范围内,可以做到更近、最近,更真、最真。如果因为种种客观条件的限制,我们无法接近事实的风暴眼,那么我们至少应该在收集和分辨事实的过程中,保持职业的冷静和克制,不凭经验主义,不妄自猜度,不渲染情绪。这是承担这份工作的人应有的基本职业素养。

    在整个新闻生产的作业链条中,我们的分工不同,有不同的担当:作为一线记者,可以最接近事实,收集信息,那时我们要考虑的是,向谁去拿事实?如何拿到事实?拿到怎样的新闻事实?以及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梳理传递出去?如果我们是后方的编辑、主播,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反复论证事实?如何依靠后方强大的背景支撑来丰富和梳理事实的价值?如何从事实中提炼态度?坚持了这样对事实珍视的态度,那么“在自媒体中发表电视上不能讲的内容”的现象也许就将自动消弭。因为,当你能够确定这是一个有传播价值的、真实存在的新闻事实时,它当然具备第一时间向受众传播的价值,那么我们当然要以手中的电视传播渠道广而告之;如果反之,没有那么大的价值或者不能那么确定它的真实性,那么就不能使用电视语言,却又想表达,然后选择自媒体形式传播,实际上,想表达不能确定的新闻信息本身就罔顾了“新闻真实性”的原则,也是对自身职业的不尊重、嘲弄与伤害。

    在这里谈到人民性原则,并不是出于对上一点的重复,而是另外一个维度的阐释。从我们第一天成为新闻从业者开始,我们就已经必须走在群众路线上。无论是当我把话筒、镜头对向官员企业家,还是农民流浪者,我心中始终不可撼动的一个信条是,他们是平等的,他们都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我之所以站在他们的对面,是因为他们将说出的话,是有价值的,是这个国家更多的人有意愿听到的、对这个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有推动意义的。我不能保证每一个话筒对面的人都百分之百说出他们真心想说的话,但新闻工作者的价值就是在于尽量接近真实,也推动对面的那个人更接近他自己的真实。每一个人,都是某个真实的一个碎片,不够完整,但可以拼接,我们更多地走进人民,可以发现更多这样的真实碎片,我们更多地走进人民的内心,可以发现更多地真实碎片背后的原因,这个“走进”的能力和“拼接”的能力,也是我们必备的职业素养之一。因此,人民性原则与真实性原则唇齿相依。

    三

    很多时候,我们来不及停下来思考,在混沌中往前跑,跑着、跑着就把自己弄丢了。理论指导实践,认真地重学理论、反思理论,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实践,更准确地找到方向。我想,当我们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工作的目的、价值、意义和规则的时候,我们自然会做到“忘记自己”,因为在这样一份宏大的责任面前,在这样一条滚滚的长河面前,奢谈自己,多么可笑。我们既认识到自己的卑微,又清楚自己的重要,更谦卑谨慎,才更沉稳强大,忘记自我,才能超越自我,不愿追名逐利,才不会怨声载道。如果说,作为这个新闻部队里的一个主播小兵,身上有所谓小小光环的话,我想我明白,光是从哪里来的,我如何才来到这光下,我站在这里究竟要干什么,如何能干得不负所托。

    当我想明白了这些,再开始思考其他的吧,有关职业能力、有关文化底蕴、有关语言表达的技巧。那些是我们所行的路两旁绽放的花朵,或多或少,而今天以上说的这些,能决定我们不走错路。(柴璐:中央电视台)

本文地址:http://gzsjx.gzrbs.com.cn/detail.php?cid=13&id=805 转载请注明出处!